每年的過年都很悶

今年,更悶…

除夕夜,按照慣例,很冷清的我們這一家三個人一起吃年夜飯

互動不多,話也不多,就怕一言不合把氣氛搞得更僵…

每年父親會按照慣例講些話來酸我,內容不外乎是「你還要做這個工作做多久?」「你這樣下去會有什麼前途? 」「你看那個誰誰家的孩子,每年都賺好幾百萬…」

說實在每年都這樣酸我,我也就習慣了,反正平常就很少回家,過年回來給他酸一下,就當是讓他發洩一下情緒,左耳進、右耳出,倒也就相安無事!

不過今年父親倒是沒說什麼,心想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母親比較懂我,至少他不會說一些話讓我覺得不舒服。

沒想到吃完年夜飯後,父親逕自到樓下看電視,留下我跟母親。按慣例,我會大概說一下我今年做了哪些事,有什麼可以分享的喜悅和收穫。

不過,今年不一樣,反而是媽先開頭就說了:「你知道那個誰誰的小孩,他現在在技嘉上班,今年年終領了好像快一百萬」「還有,那個你堂哥,現在在易利信上班,也是賺了好多錢! 」「那些人以前都沒你會念書,功課爛到不行,不是高職就專科畢業,結果現在賺這麼多錢,你怎樣都沒他們差,你要不要考慮一下,也去那些公司應徵,聽說也不是一定要讀工科才能去那些公司上班…」接下來還有類似的對話,就不再贅述了….

不知怎麼,媽越說我火氣越大,情緒實在控制不住,我忍不住回嘴:「所以你要表達什麼? 」「要我轉行嗎? 」「人家領多少年終關我屁事,還是你們覺得我讓你們覺得很丟臉,抬不起頭?」我發覺我講話越來越大聲,那些長期積壓在心裡面的不滿與怨忿快要爆發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產生,我壓抑住情緒,跑回房間把門關上。

但心理的抑鬱就像規模10級以上的強烈地震所引發的海嘯,一波波地襲捲而來!本來我還想再吃完年夜飯把我們今年申請重點發展的計畫書、我們的網站、成果影片拿出來跟她分享,如今只覺得憤怒跟難過!

 

我不太清楚這這世界的價值觀是怎麼一回事,憑著自己的勞力和努力認真工作,不偷不搶的,我到底有什麼問題?從小教科書和那些大人們教導我們的,不就是要腳踏實地,不要好高騖遠,如今怎麼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記得2003年底,我帶著一床棉被和幾件簡單的衣物、盥洗用具,沒有多少的存款,甚至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憑著就是一股對理想的衝動跟熱情隻身來到了台中,我相信唯有獨自勇敢去接受挑戰跟磨練,我才會實現我的理想。而中間的辛苦和現實的冷暖自是點滴在心頭。記得剛來台中有一度連三餐的溫飽都出現問題,連續幾個月沒有薪水,一天只能花五十元吃一餐,從早上工作到晚上訓練結束,都會固定到一中街的某家自助餐,點一客棒棒腿飯,因為那邊飯比較多,淋上免費的滷汁可以吃很飽,飲料跟湯都是免費的,每次去一定喝個十幾碗湯跟十幾杯紅茶,才會甘心的離開…有時候遇到生病,再怎麼不舒服也必須把課上完,才敢回去休息。說沒想過放棄的念頭是騙人的,說實在的,我時時刻刻都在放棄與堅持的過程中拉扯,一度我覺得自己已經再也沒有能力堅持下去,逃避地跑到恆春去工作一年,給自己一個空檔想想自己未來該怎麼走,後來我發覺自己還是熱愛這個工作的,而且在因緣際會下又回到台中。

 

理性的掙扎從來沒有一天是止息的,但念研究所的影響和夢想的不切實際,最後總讓不理性戰勝理性,所以我堅持到了今天。少泳隊嚴格來說已經好幾年了,從南屯國小那邊的輕艇游泳隊,到只有游泳隊,又到現在的文山少泳,後來又是去年的文山國小,感謝大家對我的肯定與幫助,走到這步,其實我已經感到很欣慰了,我實現了當初跟我好友的約定,成立了一個屬於我自己的游泳隊,相信他在天上也會替我感到高興了!

 

回顧去年,似乎發生了不少事情,但健忘的我依稀只記得些許的事情,但最感動的是我們已經開始在成長茁壯,以往單打獨鬥的日子中已可以改變為團體戰與組織戰了。做這份工作,最大的收穫是可以看到孩子的成長和改變,尤其是看到孩子變得更好、更有自信、更懂事,你會在他們的身上看到無限的希望與無限的可能,就像電影「時時刻刻」裡的一段對白:

“I remember one morning getting up at dawn, there was such a sense of possibility.

You know, that feeling? And I remember thinking to myself: So,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happiness. This is where it starts. And of course there will always be more. It never occurred to me it wasn't the beginning. It was happiness.”如今多了後援會的大家來跟我分享這種喜悅,是很令我振奮的!

 

去年是豐收的一年,我們的泳隊越來越來越步入軌道,經過寒訓,大家的實力全部都往上提升許多,國小的隊員每天練個三千都不是問題了!哲旭與亞書也正在積極準備第一次參與全國性的游泳比賽,相信重點發展的計劃如果可以通過,再加上今年招生狀況順利,一切將非常有希望!

 

 

有時我看看周遭的同學和朋友,功成名就或賺大錢的也都開始冒出頭了,看看自己現在好像還是有點一事無成之感,我也曾扭曲的認為:「那些人過去都比我差,憑什麼他們現在可以如此風光!」而事實上,老天安排給每個人的使命畢竟不同,各有各的任務與人生課題需要完成,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的樣子…當然會幻想自己某天醒來也變成一個有頭有臉又有錢的人物,不過照我繼續這麼「非理性」的情況看來,想必要繼續跟大家周璇好長一段時間囉!

 

新的一年我們要繼續非理性的喜歡游泳下去吧!加油!

                                          教練于2010/1/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st 的頭像
wsst

文山泳隊 - Wen Shan Swiming Team

ws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海象的媽
  • 非理性的媽

    親愛的教練:
    只要你願意堅持下去
    我想~~~
    至少亞書和大海象
    及全體家人都願意一直、一直和你周旋下去的
    加油!加油!加油!
    新的一年
    不論在我們前面的路是崎嶇、坎坷、荊棘
    讓我們一齊~~~非理性~~~的迎接一切挑戰
    再此我也想分享一下大年初五那天的心情
    大年初四接到海象麻吉~~亞書ㄇㄇ的電話
    哈哈哈!拜年順道約隔天要去假期泳池訓練春短賽前集訓
    心裡真的十萬分不願意,因為還在大過年哩~~挖勒
    於是;我把決定權拋給海象
    因為;我知道他是決計不可能放棄跟最愛的表哥
    能夠相處的任何一分一秒
    但是我仍然很堅決的告訴他
    『如果你決定不去,你必須自己跟教練請假』
    在他思考該如何向教練開口同時
    當天冷風細雨不段
    晚上麻吉ㄇㄇ又來電告知
    『教練說:假期是冷水池早上在家裡要把暖身做徹底』
    我們家奶奶聽到是冷水池
    拼命的替他寶貝孫子請命
    啊!天氣那麼冷,水又是冰的,這樣人是會抹凍裡
    甲教練說,卡熟熱的時陣再去游就好
    芭拔也在旁幫腔 厚 你們以為我多想去嗎? 並沒有好媽!?
    隔天到了泳池兩個孩子
    帶著哆嗦的身軀跳到冰冷的池裡
    展開今年開春的魔鬼訓練
    而池畔旁的我是怎樣也不肯讓毛茸茸的襪子裡開我的腳ㄚ子
    ~~~所以我是偷渡鑽進去的~~~待續~~~要去忙啦!